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粤财司歌:《我的信仰》
首页 > 資訊中心 > 行業研究
資訊中心
富士康印度工廠投產 印度製造真的能逆襲中國?
發布時間:2016-08-25

麵包財經 08月24日

製造業 印度 逆襲 分類:財經

“印度製造”被立為國策之後,巨量資金正在湧入。


富士康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富智康集團(2038.HK)在最近發佈業績公告中披露:其位於印度馬哈拉斯特拉邦的新廠房,將於2016年下半年開始運營。同時該公司還增加了另一座印度工廠的產能,原因是迎合印度政府關於“印度製造”的倡議。

是的,2014年莫迪當選總理後,“印度製造”已經被正式列為國策。在這一國策推動之下,已經有眾多企業包括中國公司在印度投資設廠。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資也創下歷史新高。

印度製造真的能逆襲中國嗎?

除了富士康,他們也去了印度

由郭台銘實際控制的富智康集團,主要業務是智慧手機代工。今年上半年該公司的營收大幅下滑近四成,利潤暴跌超過八成。由於預判未來印度等新興市場未來將貢獻智慧手機的主要增量,該公司去年以來已經加大了對印度的投資。除了開設工廠之外,去年富智康還以2億美元投資了印度一家數碼商貿生態系統公司。

進入印度的不僅僅是富士康,麵包財經(微信公眾號ID:mbcaijing)發現很多內地上市公司也在加大對印度的投資:

徐工機械:出資2.5億美元在印度欽奈建設工程機械生產製造基地。

金信諾:對印度全資子公司增資300萬美元,擴大經營規模。

海潤光伏:與印度當地公司合夥,建設172MW光伏電站項目。

福田汽車:對福田汽車印度製造有限公司進行三期增資7800萬美元。

美的集團:與開利公司合夥投資3300萬美元,在印度生產和銷售家用空調。

……

在印度生產的產品不僅在印度銷售,還瞄準出口市場:

今年,山東重工印度公司在印度製造的濰柴WP6船機順利出口孟加拉,這是濰柴在印度製造的發動機首次出口國外。

鈴木汽車印度合資公司瑪魯蒂鈴木也計畫將其Baleno等車型出口至全球,甚至包括日本市場。

這只是最近幾年印度外商投資迅速增加的一個縮影。去年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資達到442億美元,儘管絕對量遠遠落後於中國,但增幅超過30%,是全球外商直接投資增幅最大的國家之一,已經超越了次貸危機之前的最高水準。

下圖是麵包財經(微信公眾號ID:mbcaijing)根據世界銀行資料整理的印度外商直接投資變動趨勢:



聯合國亞的相關研究表明:2016年印度的外商投資有望進一步增加至600億美元,繼續保持高速增長。

為什麼他們都蜂擁進入印度?這就不得不說印度的現任總理莫迪,以及他在2014年推出的“印度製造”戰略。

強人莫迪:全球招商 力推“印度製造”

莫迪出生在印度古吉拉突邦,家庭較為貧窮,少年時曾幫父親賣過茶。從政之後,整個人生有如“開掛”。

從2001年—2014年,莫迪連任三屆古吉拉突邦的首席部長。在其任上,古吉拉突邦的經濟增速躍居印度首位,這個僅占印度總人口5%的城邦,出口額占印度的四分之一,被譽為“印度的廣東”。

在整個印度基建疲弱的背景之下,莫迪在任內引進投資、加大基建投入,使得古吉拉突邦成為了印度製造的中心。2012年印度遭遇“大停電”,三大電網癱瘓,超過6億人遭受影響,20多個邦大規模停電。但莫迪執政下的古吉拉突邦安然無恙,其多年力推的電力等基建投資結出碩果。

下圖是莫迪成長經歷、從政標籤和改革招牌示意圖(資料來源:華泰證券研究所)。



2014年莫迪當選為印度總理後,開始大力推廣其在古吉拉突邦的經濟政策。同時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大力招商引資。

2015年1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承諾向印度提供4億美元貸款以幫助印度中小企業。

2015年4月:莫迪在德國稱將採取進一步開放措施歡迎外國直接投資。

2015年5月:中印簽署了總金額高達220億美元的合作協定。

2015年11月:印度與英國簽署了價值約137億美元的經貿協定。

2016年1月:莫迪對法國總統保證追溯稅已是過去式。

……

2016年6月20日,莫迪公佈了一系列放寬印度外商直接投資限制的政策措施。

聯合國專家預估:在這一政策下,2016年印度的外商投資有望進一步增加至600億美元。如果目標達成,這意味2016年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資增幅將超過35%,繼續成為全球外商投資增速最快的國家之一。

根據中金公司的估算,未來十年印度基建投資總額或將達到2.9萬億美元。

龍象之爭 印度製造真能逆襲中國?

在多重因素作用之下,印度的經濟發展速度開始提升。2015年印度經濟增速達到7.57%(按不變價格),幾十年來首次超過中國。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速達到7.9%,仍然超過中國。而據IMF的預測,未來幾年印度的GDP增速仍然將維持在7%以上。

印度依然面臨著困擾自身已久的問題:比如“名廢實存”的種姓制度、嚴重的官僚作風和腐敗問題、糟糕的基礎建設……

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折算:印度當前的GDP總量只相當於中國的五分之一,約等於2005年時中國的水準。華泰證券的研究顯示:印度當前鐵路營運里程越6.6萬公里,相當於中國的59%,但由於印度國土面積只相當於中國的31%,印度的鐵路密度實際上高於中國。但印度的鐵路品質建設較差,常規時速只有50—60公里,最高可承受時速也只有約160公里。鐵路運能效率只有中國的一半。

但莫迪上任之後情況正在發生著變化。去年印度鐵路資本支出達到了之前5年平均值的2倍。今年2月份,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推出約合320億美元的公路和鐵路基建投資計畫,相當於上一年的3倍多。

印度擁有著全球最大的人口紅利。統計顯示印度約65%的人口在35歲以下。2015年印度0—14歲人口在總人口中的占比高達28.79%,而中國只有17.6%。中國14歲以下兒童數量比印度少1.5億左右。

根深蒂固的種姓制度被看成是制約印度人口紅利的一大原因,但這似乎也並不是完全無解。低等級種姓的莫迪(吠舍,種姓制度中的第三等級)能夠當選總理,本身就被視為印度種姓問題的轉機。

問題纏身、體量仍小的印度當下似乎還難以真正衝擊中國製造。但是當中國的資金蜂擁進入金融地產領域、國企民企爭搶造地王之時,“印度製造”已經被立為國策。

印度經濟總量和人均值只相當於十年前的中國,但十年也只是彈指一揮間。2016年是否會成為龍象之爭一個新的轉捩點呢?


本文作者:麵包財經(ID:mbcaijing)

免責聲明:本文僅供資訊分享,不構成對任何人的任何投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