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粤财司歌:《我的信仰》
首页 > 資訊中心 > 行業研究
資訊中心
共同基金不可動搖的重要投資原則有哪些?
發布時間:2016-08-23

巴曙松 0817

管理、分散化,以及服務是共同基金的基本原則,如何對共同基金業公正描述?如何評價管理與發行的重要性?哪些基本資訊可以説明投資者更好地投資?敬請品鑒。

一、共同基金業的基本原則是什麼?

管理、分散化,以及服務。在這些原則中,管理最為重要。在我看來,基金管理應被定義為信託責任精神,專業競爭力和自律,以及著眼於長期。這一重要原則和三個關鍵組成部分,正在喪失它們在共同基金業中作為驅動力的地位。

這個說法可能刻薄了些,但我認為是對基金業現狀的公正描述:

1、信託責任,意味著將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置於首要位置,並為我們的服務收取一個合理的價格。而這正被對資產聚集,即對基金份額發行的關注所取代。我們似乎拜倒在“市場份額之神”的神殿前,而由此產生的過高成本則由基金份額持有人承擔。

2、專業競爭力和紀律,最初適用於投資基本面,現在則集中於投機活動。其標誌就包括基金投資組合中過高的換手率,基金對不斷細化的股市板塊的關注,以及過多的“快槍手”式投資組合經理們。

3、著眼於長期,曾經被定義為長期投資者對共同基金的良好適應性,現已變成對短期基金份額所有權的強調,可以說是二級投機。更致命的是,基金份額持有人被誘使去將其共同基金作為快速換手的投資工具——有時是為了利用市場時機,但更經常的僅僅是為了能跳到最新的熱門基金上去。

無論是對投資者還是對基金業來說,這些趨勢都是不祥之兆。更重要的是,這些趨勢對我們國家的資本形成體系也不是好事。

二、發行驅動基金業

在共同基金業中,發行已變得比管理更重要,而資產聚集取代了信託責任。我主張基金業的焦點應首先集中於基金份額持有人身上,“所有其他職能都是附屬品”。如果這條原則存在過的話,今天它也正在消亡。共同基金份額發行似乎已成為投資公司的首要職責。

管理與發行

注意這一策略距離我認為是投資共同基金兩個最基本的原則有多遠:投資於長期,以及它的推論,即不要期待管理能帶來奇跡。我所稱的賭場資本主義與這兩條原則全然相悖。自相矛盾的是,迄今最大的共同基金賭場的老闆居然同時贊同這兩者。我確實被這一觀念弄糊塗了:一個人的個人投資原則竟能公然與他的公司所持的投資原則相矛盾。

基金業正逐漸放棄它的基本原則——管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原則:不惜一切代價地去發行。發行的代價極其昂貴,而這些成本都由共同基金份額持有人以不斷提高的費率的形式來承擔。一般說來,擴大規模並不會帶給基金份額持有人太多好處;事實上,擴大規模一般對份額持有人不利。

基金份額持有人支付的大量費用對他們自己並無價值。實際上,高費用成了基金經理的巨大收益,而他們整體卻持續跑輸他們所參與的金融市場。這還關係到遵守聯邦法律,即《1940年投資公司法》所清晰地陳述的,投資公司必須為其基金份額持有人的利益而經營。

我們能不能依靠競爭來扭轉這些不祥的趨勢?它在經濟運行中通常做得很好,但在共同基金業中卻不行。價格競爭已被證明在大牛市中不太可能出現。在一個不那麼繁榮的股票市場中,要是投資者消息靈通,競爭最終應該會成功。如果要讓競爭起作用,投資者在獲得知識之前需要資訊,在形成智慧之前需要知識,在制定出一個符合常識的金融計畫之前需要智慧。關於歷史回報率、預期風險和共同基金實際成本的資訊都已非常充分。問題是並非所有這些資訊都對外公佈。人們受害于不充分的、選擇性的披露,或者甚至不披露。甚至當完全披露時,資訊的重要性也往往被投資者們忽略,他們沒有認識到,或者在今天繁榮的市場環境中認為資訊不是特別相關。

三、能使你的基金投資有所不同的資訊

讓我指出六方面的資訊,以使你作為投資者能更好地自我教育:(1)成本,(2)費用豁免,(3)業績,(4)代理權投票,(5)另類投資策略,以及(6)投資指導。

你能在基金選擇過程中,代理權投票過程中,以及決定在你的投資組合中將不再持有哪檔基金時,利用這些資訊獲利。“用腳投票”是帶來積極改變的最有效方式。但如果你打算贖回你的基金份額,別忘了考慮它們的稅收成本基礎。在市場上行的豐裕歲月,你持有的基金很容易鎖住你的資金。

1、成本資訊

多餘的成本要麼直接減少回報率,要麼增加為達到目標回報率所承擔的潛在風險。一個高成本投資組合必須顯著地持有更多的股票頭寸和更少的債券頭寸,以產生和一個低成本投資組合相同的回報率。

招募說明書展示了費率和銷售費用的實際成本,以及它們對共同基金投資者回報率複合影響的假設性例子。實際上,SEC已經提高了參照標準,成本披露的舊標準基於極小的1000美元投資,所以擁有一支普通基金十年共185美元的成本就顯得很少了。現在的披露標準基於10000美元的投資,成本則為1850美元。在任何情況下,十年後,成本都會消耗初始基金投資的足足18.5%——這是一條清晰而有說服力的資訊。對一隻成本非常低的基金來說,成本可能僅有200美元,或者說10000美元的2%——這可與1850美元有天壤之別。我幾年前向SEC建議做此改變,我很高興現已落實。但持有基金的另一沉重成本尚未披露:基金在更換其投資組合時引起的交易成本。這些成本僅能從招募說明書中報告的換手率數字裡模糊地推斷出來。但是換手率的間接成本常常與被披露的直接基金成本不相上下。應該要求基金估計這些成本,並在招募說明書裡披露。我還敦促在年報中,應要求一檔基金將其費率與同檔次組的成員相比較,但迄今尚未被採納。

2、費用豁免資訊

當成本被用作行業內的行銷武器,我們看到的不是有利於基金份額持有人的真實的成本削減,而是貨幣市場基金收益的誘惑利率。這樣的成本削減用來在貨幣市場基金的可持續回報率問題上誤導投資者。將廣告出現後只持續一天的貨幣市場回報率年化,怎麼合適呢?毫無疑問:成本是貨幣市場基金相對收益的唯一關鍵性決定因素,而且投資者很在乎這些收益。

投資者們應尋求能說明扣除所有預期成本,以及忽略費用豁免造成的誘惑利率後的基金真實回報率。不應再允許基金公佈受補助的回報率,除非這份補助能保證持續。這一規定也應適用于臨時提供低費用,以在市場中顯得有競爭力的指數基金。投資者應考慮在低費率存在時利用它們。這麼做當然需要在此後相當警惕,以注意到什麼時候費用豁免終止。基金發起人忽略了通知份額持有人這一事件的明確責任。

3、業績資訊

在基金業內,用來衡量基金業績的傳統回報率,大都明顯比份額持有人實際所得回報率更高,很多情況下高得離譜。當下這種傳統的度量標準簡單、方便、實用,卻沒能揭示全部真相。應敦促你的基金在招募說明書和年報裡,與時間加權的回報率一起報告市值加權的回報率。

你應有權在投資之前得知該基金早期業績的清晰解釋。基金經理很可能會對此話題守口如瓶,但其中通常都有應該得以陳述的重要情況。基於歷史業績進行投資決策的缺乏經驗的觀察者們,如果能獲得關於這些驚人高回報率本質的資訊的話,本可以被警告遠離這些危險的。

你也應得到更好的風險披露,雖然這個明顯的需求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大多數投資者大體瞭解股票市場風險的性質,所以我們應該關注第二和第三種風險要素:目標風險。雖然管理人風險無法預測,但目標風險隨著時間推移保持得相當穩定。

4、代理權投票資訊

很少有共同基金投資者會不厭其煩地閱讀基金的委託聲明。這些聲明極少強調關於基金份額持有人同意增加顧問費的提議。基金經理們知道,如果投資者們更充分地知情,他們便更可能“就說不”,或者“用腳投票”,贖回他們的份額。讓你自己擁有這一機會的唯一方法,是注意你的基金的代理權。如果你作為一個份額持有人,只要為你自己的利益投票,那麼共同基金業無節制的增加顧問費和發行費的傾向就將會受到約束。倘若份額持有人對此漠不關心,就可能發生權力濫用。

基金業中並不罕見的兩階段過程:增加為管理而支付的費用,對其中有多少用於額外的投資組合管理和研究支出,又有多少用於市場行銷支出和成為顧問的利潤,不做任何特別披露;然後增加更多的發行費,而不披露更高的銷售量對份額持有人來說並無好處的事實。基金顧問應被要求披露他們的收入、支出,及他們從其管理的每檔基金和作為一組的幾檔基金中獲得的利潤。

基金支付的顧問費並非由市場決定,而通常是經往往由同一人擔任的基金董事長和投資顧問機構董事長同意,然後被提交至基金董事會。份額持有人應該像關心他們買車時的價格一樣,關心他們為自己的基金所付的價格。

5、有關另類投資策略的資訊

投資者們被大牛市,以及“專業人士”特別是“當紅經理”能比普通人做得更好的傳統的念頭所魅惑,忽略了基金的淨回報或遲或早都會回復至市場平均水準,並最終低於此。投資者們應該意識到,以傳統方式管理的共同基金不是投資的唯一途徑。長期持有個股也許不僅是明智的,還更能有效避稅。而且市場指數基金,雖然違反直覺,但同樣是一個有價值的選擇。歷史記錄很清楚地表明,低成本指數基金已經為長期投資者提供了更高的回報率。

指數基金並不吸引人,僅僅在近些年,已有超過20年運營經驗的指數基金才開始獲得應得的關注。這種承認更多地基於標準普爾500指數在過去三年相當轟動性的成果,而不是它卓越的長期表現。現在是關注它們的原則,而不是短期業績的時候。現在也應該不只關注指數基金,還應關注低成本指數基金。

6、投資指導資訊

投資者的選擇取決於他們相信哪檔基金的預期回報率最高。投資者們不考慮成本的作用或者均值回復法則,往往只看歷史記錄。他們被出版物誤導。不過如果這些出版物承擔以下義務:像評判基金業績一樣,去回顧評判它們自己的表現,那投資者們會受益良多的。披露推薦名單上的基金後來的業績,肯定會讓投資者們對這些名單的預見有所懷疑。無論是從媒體還是從基金自己獲得資訊,聰明的投資者都應該要求其負責任。

回到我的中心主題:如果你同意我的論點,你就能通過尋求以下事項的完全披露而自我幫助,這些事項包括:基金成本、費用增加、業績與風險、另類投資策略,以及基金指導、幫助你切實評估共同基金的重要資訊。你也能幫助糾正日益傾向于基金發行而偏離基金管理的失衡狀態。我堅信,回歸我們最初的原則將會給共同基金投資者帶來豐厚收益。

近些年來,包括信託責任、專業競爭力與紀律,以及著眼於長期的管理原則,已經被淩駕於其上的、對發行和資產聚集的需求犧牲掉了。它們要回歸卓越,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現在是要求本行業重要而傳統的原則不可動搖的時候了。如果投資者們要求改變,他們的利益就將得到維護。(完)

譯:巴曙松,吳博等

來源:本文節選自約翰•柏格所著的《共同基金常識》,中文版已由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12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