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粤财司歌:《我的信仰》
首页 > 資訊中心 > 行業研究
資訊中心
美國農村金融發展模式
發布時間:2016-08-18

編者語:

        美國是全球農村金融發展最完善的國家之一,以商業金融機構和個人信貸為基礎,以農場主間的合作金融為主要模式,並成立政府農貸機構作為輔助的農村金融體系,具有農村金融體系相對獨立、政府支持力度大,分工明確、組織健全和法律完善的特點,很好地滿足了農業生產的信貸需求。本文詳細介紹了美國農村金融制度模式和美國農村金融制度的特點,並借鑒美國農村金融發展模式的經驗對我國農村金融發展提出建議。敬請閱讀。

文/劉婷婷、周豔海、周淑芬


美國農村金融制度模式

        美國擁有全球最為強大的金融體系,其農村金融制度模式也在過去的發展中逐步形成了比較規範、合理、有效的制度體系。20世紀初期,隨著美國成為全球經濟實力最強的國家之一,市場經濟在農村地區和農業領域得到較大發展,農業發展對信貸的需求也隨之大為增加。由於個人信貸存在支持力度小、使用成本高以及風險較高等問題,美國聯邦政府開始重視農村金融制度體系的建設。先後在1916年創建了聯邦土地銀行,1933年出現了生產信貸協會,並在隨後建立了多個合作社銀行。1933年,旨在穩定農產品價格和補貼農業生產的商品信貸公司成立。1935年成立了農村電氣化管理局,加速農村電力與通信建設,以縮小城鄉之間的差距。1946年和1953年,美國又先後成立了農民家計局和小企業管理局。這一系列舉措,加上美國不斷發展完善的金融機構,逐步形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美國農村金融制度體系。

        美國的農村金融制度框架包括三個層面,即主要基礎是商業金融機構和個人信貸,主要金融模式是農場主間的合作金融,並成立政府農貸機構作為輔助。其中,商業金融機構涵蓋了一般商業銀行、相關人壽保險公司,加上經銷商和個人之間的信用貸款。農村合作性信貸涵蓋聯邦中間信貸銀行、合作社銀行以及聯邦土地銀行。而農民家計局、農村電氣化管理局、小企業管理局以及商品信貸公司則是作為政府涉農貸款機構存在。這三個層面的金融機構、政府機構和相關利益人共同組成了分工明確、配合緊密的農村金融體系,為美國農村經濟發展對金融信貸的需求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時至今日,美國的農業生產無論是規模還是市場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都比較強,完善的農村金融制度體系功不可沒。


美國農村金融制度的特點

        美國農村金融制度的特點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農村金融體系的獨立性。雖然美國農村金融制度中涵蓋了一些金融機構,但其獨立性是有保障的。美國依據農作物的種植規律,將全國分為12個區,各自成立專業的農貸銀行,在聯邦農業信貸管理局的領導下自成一體。由於基本不與其它商業銀行共同針對某一業務進行合作,可以有效地防止追逐利潤最大化的商業銀行對農業生產產生不利影響。二是政府給予農村金融體系強力支持。農業生產投資大、見效期限長,即使在美國這樣的經濟發達國家依然是高風險行業。從成立機構到向農村金融機構注資,再到擔保其債券和彌補其虧損,美國政府通過健全的保障措施保證了其農村金融體系的穩定。三是各個機構分工十分明確。商業銀行承擔的是生產性貸款,土地銀行負責抵押貸款,聯邦中間信貸銀行則為服務性金融機構提供資金,政府農貸機構為農村基礎設施提供貸款,各有各的領域和主要服務專案,保證了整個體系的高效運轉。四是組織機構健全。美國政府在農業信貸管理局下設立農業信貸委員會,負責具體的農村信貸體系的方針政策。前者屬於美聯儲,後者屬於美國農業部,各自監督、各負其責。五是建立了完善的法律體系。包括農業信用法案、農業貸款法案等在內,將農村金融體系納入法律監管中。特別是通過法律界定農村金融與商業金融的關係,二者有聯繫,但也相互獨立

        我國的農村金融體系還處於剛剛起步的初級階段,面臨越來越突出的農村金融需求與農村金融服務之間的矛盾,必須建立更加健全、有效的農村金融體系。美國從20世紀初期開始探索農村金融體系,花費近半個世紀形成了比較完善高效的農村金融體系。從其發展經驗來看,至少可以為我國農村金融體系發展提供以下五個方面的啟示。

        農村金融體系說到底是一種農村的經濟活動,與其它經濟活動一樣都需要以法律法規作保障。美國通過健全的法律體系對農村金融體系的機構組成、職責分工、運轉規則等作出詳細的規定,是其農村金融體系有效運轉的前提與基礎。我國農村金融法律法規還基本空白,除了在民法等法律中有極少數涉及外,難得見到專門的法律。以目前還處於探索階段的農村資金互助社為例,也僅有2007年由銀監會頒佈的《管理暫行規定》這一個部門規章,立法層次過低,法律效力有限。這與農村資金互助社在農村金融體系中的地位不相符。可以想像,在我國加快推進城鄉一體化統籌發展的今天,農村金融體系的發展同樣是重要課題。全國人大應將農村金融法列入立法議程,國務院以及下屬的銀監會、央行都應該就農村金融發展提出相應的實施細則,為類似於農村資金互助社這樣的農村金融發展提供可能。要通過法律的界定,形成層次豐富、分工協作、切實有效的農村金融體系。

        雖然農村金融盈利水準比不上商業銀行,但對於政府而言,農村金融體系卻是幫助農業生產、實現農民增收和農村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意義不言而喻。與其它商業金融體系不同,農村金融體系面向的是收益低、風險大的農業生產和廣大的農村地區,其離不開政府的扶持。即使是經濟高度發達的美國,聯邦政府依然對農村金融發展給予了足夠的扶持。一是要加強政策性扶持。對於包括農村資金互助社在內的農村金融體系發展,政府應從財政、稅收和人才等各個方面給予支持。比如,針對農村資金互助社融資管道窄、資金力量有限的問題,可以調撥一定的財政資金進行入股,不參與其具體管理。在其出現大量資金閒置,且社員都同意的情況下,則可以供給政府進行公共支出,以確保對資金的高效使用。根據農村金融發展風險大的問題,政府應建立相應的擔保資金,為農村資金互助社這樣的農村金融組織提供金融再保險。二是要引導社會服務力量發揮外部監督作用。美國的金融機構不僅有政府撥款,還有來自於商業銀行的資金。在我國金融體系還不發達的情況下,政府要想辦法將其它社會資金管道融入農村金融體系。比如,引導一些社會公益機構的涉農扶持資金進入農村資金互助社。也可以引導有實力的外出務工人員注資,同時監管其合理運營,實現有效監管。

        美國開放的金融市場,使其農村金融體系更易得到市場支援。農村金融有著其強烈的現實需求,是有利於農業生產生活的良策。政府應從“三農”問題的高度,為農村金融體系的發展營造更加寬鬆的環境。農民經濟實力不強,不同的農村地區對金融的需求各不相同,不同的農作物生產對農村金融需求也不相同,這需要政府建立多層次的農村金融體系,為不同層次的農民和農村小企業服務。一是降低市場准入門檻。可以通過政府補助、擔保等方式把農村資金互助社這類機構的門檻進一步降低。避免農村金融機構成為鏡中花水中月。二是放鬆對農村市場利率的管制。我國農村金融的極度缺失帶來了一系列的問題,從扶持農業生產的角度看,農村地區小額貸款的利率應進一步降低,實行更寬鬆的利率管制,從而為農民提供更加具有競爭力的信貸服務,避免農村地區高利貸盛行的現象。

        三是建立農村金融安全保障機制。寬鬆的環境不等於放任自由,農村金融因其服務物件的高風險性隨時面臨風險。美國的農村金融體系之所以能夠存在良久並持續發揮著作用,就在於其保障體系的健全。政府應引導建立農村金融體系的風險防範機制和安全預警系統,以及其內控機制,以防金融風險。同時,通過存款保險制度保障農民存款安全,維持農村社會穩定。除此之外,還要建立農村金融機構退出市場的傳承機構,避免因兼併重組或解散而出現農村金融機構覆蓋的空白。比如,由國家政策性銀行接手,或是將原有的農村金融機構轉化為國家政策性銀行的分支機搆等。

        美國比較健全的個人信用體系,相當於是金融體系的一道防火牆。在市場經濟的衝擊下,我國農村地區奉行的“好借好還,再借不難”等樸素的信用價值觀開始遭遇困難,急需如美國一樣建立一套實用的社會信用體系,用信用制度的約束力來保證農村信貸的正常進行。農村資金互助社這樣的機構,靠口頭約定和日常風

險評估進行信用判斷的方法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不利於農村金融體系的長遠發展。加之我國當前使用的個人征信體系主要是在城市使用,推行到農村地區面臨很大的困難。政府應借鑒美國的做法,推進農村地區信用資訊資料庫的建設。可以農村資金互助社等農村金融機構和村民委員會等農民自治組織對農民信用情況進行評定和記錄,然後統一交由銀監會等政府的監管部門備案。當農民有信貸需求時,農村金融機構只需要調用此人的信用情況,就可以決定是否借貸。如此一來,可以有效地防範農村信用危機。從長遠來看,這樣的做法也有利於全國征信體系的統一,成為社會誠信體系建設的重要推動力。

        建立農村金融行業自律機構相對于城市金融監管,農村地區的問題更複雜,家長里短的事情多,且隨著農村經濟的發展,農村金融機構數量將會越來越多,分佈越來越廣,依靠銀監會難以深入實際,難以真正起到監管作用。政府可以鼓勵各類農村金融機構成立行業自律組織,將銀監會承擔的眾多監管職能下放一部分給這些行業自律組織。除此之外,行業自律組織還要承擔規範農村金融機構運作、協調相互之間的合作等職能。對內,主要起到規範運作從而確保其安全運轉;對外,則著力打造農村金融機構的良好形象,加強對當地農業生產和農民生活真實情況的瞭解,為長遠發展提供決策依據。對上,與國家政策性銀行、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溝通協作,並向政府爭取相關的政策支持;對下,向當地農民宣傳農村金融機構的相關情況,爭取得到農民的理解和支持。在實踐中要避免農村金融行業自律組織的官方化,其應以社團法人的身份,指導、協調農村金融機構的相關行為,而不是對其進行領導。可以借鑒農村資金互助社的做法,由本地的農村金融組織共同推舉形成,並向其負責,既保證了其瞭解當地農村金融情況,又保證了其管理的民主性與有效性。(完)


文章來源:《改革與戰略》2016年第8期(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本篇編輯:鄭子文